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33年前,大兴安岭的大火从1987年5月6日起一直烧到6月2日,整整28天才被扑灭。
– 1 –
天灾
大兴安岭地处北纬43°至北纬53°30′,东经117°20′至东经126°之间,地势平缓,气候干燥,多风,树种主要以油性落叶松和白桦树为主,春夏之交,雷暴天气,极易起火。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1987年5月,整个大兴安岭出奇干旱,贝加尔湖暖脊东移,形成了一个燥热的大气环流,气候异常干燥,降水量很少,林区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大面积降雨,当年也没有下大雪。
往年5月初的时候白日气温不过20℃,当时却超过了26℃。冬春之交,水分蒸发很快,河流干涸见底,樟子松松脂渗出了树干,白桦树树皮像纸张一样迸裂,劈啪作响。
5月5日,漠河县防火办的一位工作人员接到了气象台的大风和高温预警,他在电话记录中写下:
5月7日大风可达“火险级”,气温将升高到23℃。
干燥的气候,油性树种,都是极易引发火灾的因素,加上平缓的地势和大风,过火的速度会更加迅速,简直就是一个即将点燃的火药桶。
此刻,距离火灾仅有一天时间。
– 2 –
人祸
千钧一发的时刻,这个至关重要的大风预警和防火报告,被漠河县防火办主任截留在办公桌上,没有上报。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5月6日,播火者来了——汪玉峰、王宝晶、傅邦兰、郭永武、李秀新。
5月6日上午,清林作业人员王保敬等人休息时抽“逍遥津”,没有及时踩灭烟头,引发了第一处火源。
5月6日下午2时,古莲林场的伐木工汪玉峰给割灌机加油,汽油不小心溢到了箱外,割灌机在启动时,汽油被高压线漏出的火花引燃了。突如起来的明火让他一下慌了,拖着割灌机就往外跑,跑出8米远,汽油渍也被拉长了8米,火星沿着汽油演变成了大火。
他们的身份值得一提,他们都是被人称为“盲流”的外乡人。这次大兴安岭春天的五把火,有四把是他们亲手点燃的。
比如汪玉峰,是河北农民,当时只有19岁,是表姐介绍来的盲流,刚上班13天,违规使用割灌机着火后没有及时灭火。
他们多数来自山东、河北、江苏……命运不同,互不相识的人们,在大兴安岭干着林区最脏、最累,收入最低的活,最多的时候达一万九千多人。
不只是他们,当时的森林警察也面临着名分问题,连服装都要靠买。
这里要说一下当时大兴安岭防火工作在现在看来是很疏忽的,不止在人力上,据《中青报》此前的报道:
起火的漠河县没有气象站,连气象哨也没有;
大兴安岭的火灾瞭望塔缺少,导致起火时无法判断火灾的方位;
林区道路少,减缓了救火效率,也难以形成隔离带;
防火工作不重视,投入资金仅占提留资金的9%。
大兴安岭林区缺乏足够的瞭望塔、汽车、摩托车、电台和防火公路。
………………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5月6日下午,漠河下属的河湾林场、古莲林场两处火场起火,漠河县里正在开常委会议,在火灾面前,领导们觉得问题不大,把会议移到防火办,边听火情,继续开会。

至5月7日上午,经过一夜英勇奋战,漠河下属的河湾林场、古莲林场火势基本被控制住,但明火灭了,剩下的火种并没有得到有效清理。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5月7日下午,一股由西向东刮来的燥热之风,在大兴安岭北麓上空形成了特强气流,这股气流达到了8级以上。

地上尚未扑灭的火苗借着这股特强气流一下子便龙腾虎跃形成了几千米长的火线,顺风而去席卷大地。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火灾灭而复发,而且火势越来越大,终于引起漠河县王招英书记的重视,她抄起电话,通过广播电视下令出击:

县城里的男女青壮劳力,一律自带工具去西山打防火道。老弱病幼留在家中……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火势越来越大,刚从哈尔滨开会回来的图强林业局局长的庄学义集结了百余精壮的扑火队员准备去支援,让手下打电话给漠河方面,要求帮助对方打火:“怎么样?你们能不能顶住?不行,我们派人!”“没事,我们控制住了!
5月7日这天,大兴安岭地区专员每隔一小时来一次电话询问火情,漠河县里都未能如实汇报。
 
当时火势蔓延的速度达到每小时60公里左右,也即每分钟1公里、每秒钟17米的速度迅速向漠河县扑来……
7日下午六时,大火临头了,王招英书记终于慌张向地区专员报告:“请上级给予必要的指示和支持。”然而,一切都晚了。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八九级大风的叫啸声中,一大团一大团的火焰被高高抛向天空,原本出现在西山的山火点燃了漠河县城。顷刻间,拥有4万多人口的漠河县城变成了一片火海。
大兴安岭火灾纪念馆还原了当时的惨状,因为尸体的图片过于惨烈,就不放了,里面有太多令人动容的故事: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父亲把两个儿子买进沙子里,扛起瘫痪的老娘出逃,叮嘱孩子自己一定会回来要他们不要乱动,好在过火之后,两个孩子幸存了下来;
一个瘫痪在床的丈夫粗暴地让执意留守的妻子不要管自己,为了孩子赶紧走,自己选择留下来被大火吞没;
一个有汽车的男子来不及收拾更多财物,扛起两袋面就开车跑了,沿途见人就拉到车里,一路救下好多人……
期间还经历了油库和弹药库保卫战,在相关职工的奋力扑救下,没有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火烧毁漠河县城后,继续狂吼着向东奔去。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7日晚9时许,大火进入图强林业局所在地图强镇,把图强镇烧得荡然无存;
晚11时左右,大火飞入阿木尔林业局所在地劲涛镇,劲涛镇被大火烧成一片废墟。
至此,包括县城所在的西林吉林业局在内,漠河县境内三个林业局局址全部被大火烧毁!
与此同时,大兴安岭地区另一个县塔河县境内,盘古林场内独立发生的另一场山火,也在大风相助下烧毁了盘中、马林两个林场,直向塔河县城逼去,拥有5万人口的塔河县城面临危急!

 

– 3 –
灭火
大兴安岭山火,震动了全国,震惊了世界。
5月9日当天,在中央的指示和部署下,1.4万名解放军开进塔河参加灭火行动,随后共调集5.8万多名军、警、民组成的扑火大军,先后进入1.7万多平方公里的火场。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阳军区解放军指战员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解放军战士在扑火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解放军战士在扑火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解放军战士在扑火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森林警察在用风力灭火机灭火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森林警察在用风力灭火机灭火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参加灭火的人员在用餐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军报记者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负责人工降雨的安-26运输机

33年前那场火灾,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水轰五改造成灭火机

整个救火过程简而言之:
灭火被分为西线、东线和南线三个战场,分别动用了军、警、民进行地面三线灭火,与大火反复争夺,堪称惨烈。
空中出动侦察机侦察火情,运输机运来物资、工具和救火队,直升机进行紧急集结,民航局也调来三个飞机大队空投灭火洒化学灭火剂和投掷灭火弹。
地面出动高射炮实施人工降雨,甚至动用坦克部队以备不时之需。
终于,随着雨季到来,加上人工降雨,大火在6月2日被扑灭。
大火最后熄灭,是天力和人力结合的结果。
这次扑火出动的军、警、民工5.88万多人。其中:解放军官兵3.4万多人,森警、消防干警和专业扑火人员2100多人。预备役民兵、林业职工和群众2.27万多人。
最终,火灾烧了28天,101万公顷森林被吞没,大兴安岭失去五分之一林地,211人葬身火海,5万余灾民流离失所,后期的重建工作旷日持久。
– 4 –
结语
几个非专业人员的失误操作,几个基层领导的渎职瞒报,一个本可避免的事故,最终酿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我觉得这并不是赞美和不赞美的事,事实上国家一直把这场火灾当成反面教材在反思,之后面对几次大型火灾,国家在防范灭火的机制和装备都有实质的提升。
但目前这件事在舆论场造成的撕裂和对立,好像超过了这场火灾本身,背后的原因一句两句说不清,但我发现两个现象:
1、碎片化信息时代,情绪化的内容更容易被接受和传播,并会代替理性的思考,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
2、在互联网时代,人们认知的强化和固化过程越来越被加速,不同圈层的人只肯接受各自认同的信息并不断强化,同时排斥其他的观点,共识越来越难达成,甚至南辕北辙。
这似乎更应该引起人们的重视,就这样。
你怎么看互联网对认知的影响?
可以在下方留言,我们会选取优秀的留言做成图片展示给中产先生所有用户
PS:我不是教你坏,是教你看清职场这回事……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职场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