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闻、逮捕、自杀……十位百亿富豪的2019生死劫

早在今年年初,美团CEO王兴曾预言:2019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困难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中最美好的一年。

随着人口红利及资本红利逐渐耗尽,增长的东风不再强劲,中国企业进入从未经历过的存量经济时代。逆境来临时,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弱者,会在这个冬天倒下。

回顾即将过去的2019年,无数人的命运轨迹,已经悄悄被改变。

曾经风光无限的大佬,有人无力偿债,上了“限消令”;有人涉嫌性侵,留下千古骂名;有人身陷囹圄,出演《监狱风云》;有人撒手人寰,空余无限遗恨。

2019年,苍天饶过谁!

NO.10 朱新礼

欺诳得钱君莫羡,究竟还是输他便。

不信但看槽上驴,只是改头不识面。

2019年12月2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告称,汇源果汁创始人朱新礼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受到限制消费令,旗下德源资本41亿元资产被冻结。

从村长到霸道总裁,民营企业家朱新礼曾语出惊人:“把企业当儿子养,当猪卖”。如今,这位惹人争议的“果汁大王”,却把自己“榨干”了。

2008年,美国可口可乐公司出价24亿美元欲收购汇源果汁,一度令汇源果汁股价飙升,总市值也快速攀升至255亿元。

为了卖好这头猪,朱新礼不惜自废武功,亲自端掉创立16年来辛苦建立的销售体系,让汇源果汁元气大伤。

“汇源果汁是民族企业,民族企业不能卖”。民意汹涌之下,这场轰轰烈烈的收购案,因涉嫌垄断被勒令叫停。

多年以后,朱新礼谈起此事仍然意气难平。“如果2008年收购成功,我们已经是千亿级别的公司了”。朱新礼坚持认为,卖企业不等于卖国。

收购失败虽然伤筋动骨,但还不致死。然而,朱新礼的瞎折腾,却加速了汇源果汁的坠落。在与同行血战的关键时期,朱新礼斥资30亿元参与了中石化混改,混改完成多时却迟迟不上市……

这些年,汇源果汁四处借钱。以高额利息从P2P平台先锋系借了20多亿元,并且早已逾期。汇源果汁如今负债115亿元,裁员上万人。汇源果汁市值暴跌121亿港元,跌幅近70%,股票停牌已经一年多了,恐将面临退市。

以前,有汇源果汁才叫过年。不知道今年过年,还有没有汇源果汁喝。

NO.9 王思聪

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

可怜辜负好韶光,于国于家无望。

2019年11月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王思聪执行标的1.5亿元,因王思聪未能按期执行,导致一年内遭遇5次“限消令”,不仅旗下普思资本股权被冻结,名下房产、汽车和银行存款均被查封。这一切,源自王思聪投资的熊猫直播宣布破产。

“我交朋友不在乎他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有我有钱”。昔日的王思聪,霸气外露,怼天怼地怼空气,语不惊人死不休。为何区区1.5亿元,就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令前首富之子,一夜之间从“国民老公”变成“国民老赖”?

圈内知情人士透露称,王思聪投资的熊猫直播,欠债远不止1.5亿元。熊猫直播融资时与投资人签署了对赌协议,破产后的熊猫直播,需要偿还的欠款高达30亿元,王思聪作为熊猫直播的大股东和法人,势必要承担绝大部分的偿还责任。

30亿元对于前首富王健林来说,不过是区区30个“小目标”而已,为何王健林不出手相救?因为,前首富的日子也不好过。

早在2016年,面对向海外转移资产的汹涌质疑,王健林回应称:“万达的钱不是偷来的抢来的,是我们辛苦赚来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霸气言论令高层震怒,各大银行限制了万达的商业贷款和海外贷款,万达一时间面临超过4000亿元的负债压力。资金链吃紧的王健林,不得不被迫将万达旗下的文旅项目、万达广场、酒店和海外资产相继贱卖。

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王健林身价125亿美元(约合877亿元),位居世界第123位。不过,所谓的身价不过是账面财富,根本不是现金。而万达2019年高达3333亿元的负债,却是货真价实的。

更为致命的是,万达头顶上的“尚方宝剑”依然高悬。王健林在巴黎投资30亿欧元兴建“欧洲城”,由于你懂的原因,被法国总统马克龙突然叫停。

内外夹攻之下,前首富家的余粮,恐怕也不多了。

NO.8 俞渝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2019年10月23日深夜,俞渝在李国庆微信朋友圈留言,爆出李国庆及其家人最大的瓜,惊掉吃瓜群众下巴。

公司家庭两不顾,当甩手掌柜;并非净身出户,离家时拿走1.3亿现金;私生活混乱,与同性保持不正当关系;流连洗浴场所,染上梅毒性病;哥哥吸毒嫖娼,六进六出监狱;爸爸行为不端,在中日病房与保姆互舔……

如果说李国庆杯子一摔,摔出了“当当网”背后的恩怨情仇,那么俞渝深夜发文控诉,则惨烈的扯下了两人最后一块遮羞布。

曾经,当当网被誉称为“中国的亚马逊”。李国庆和俞渝,也是被业界称道的神仙眷侣和企业家模范夫妻。

俞渝早年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嫁给李国庆是为做柔软的幸福女人”。那时候的俞渝,觉得李国庆,就是对的人。

俞渝不仅是纽约大学MBA,还是华尔街知名投资人。为了李国庆,她毅然选择回国,与李国庆携手用心经营当当网。2010年,带领当当网登陆纳斯达克,市值一度超过30亿美元。

随后,当当网的发展势头急转直下。当当网宣布从美国私有化退市,然后转手卖给海航集团,再然后海航集团违约搁置收购,当当网独立谋求国内上市。经过俞渝一系列骚操作,当当网的资本剧情跌宕起伏。

在阿里、京东和拼多多等电商巨无霸轮流夹击下,当当网不仅没有灰飞烟灭,相反,还连续5年实现盈利,2019年预计经营利润高达6.1亿元。

昔日恩爱夫妻,如今隔空互撕,由爱生恨老死不相往来,令人无限唏嘘。

究竟受到了怎样的非人遭遇,才会如此“歇斯底里”的爆料?对方宁愿离婚,宁愿做“gay”,也不愿继续厮守终生,这对一个女人来说,该有多绝望?

NO.7 刘强东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2019年7月,美国警方公布刘强东性侵案所有证据,长达149页的调查报告中,将激吻、裸睡、鸳鸯浴等性侵细节悉数曝光。

涉案女大学生刘静尧在证词中称:自己被对方按着肩膀,抬起双腿,强行发生了性关系。当警方询问性侵持续了多久?刘静尧害羞表示不知道,大约两分钟。

2018年9月,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遭到美国警方逮捕,罪名是涉嫌性侵中国女留学生刘静尧。由于美国警方证据不足,刘强东随后得以保释回国。

受到“性侵门”事件影响,京东市值一度蒸发逾2000亿元,堪称史上最贵的“风流债”。不知妻美的刘强东,人设瞬间崩塌,“辞掉”了全国政协委员,改革开放40周年杰出人物自然更不敢妄想了。

美国是司法体系相对健全的国家,一切皆依赖于证据。由于证据不足,刘强东暂无刑事追责之虞,但民事诉讼却难以逃脱。刘静尧在证词中向全世界公开了2分钟的性侵时间,无疑是对其最大的嘲讽和羞辱。

“性侵门”事件没有赢家,刘强东如是,刘静尧同样如是。近日,海外媒体报道了刘静尧的现状:白天不化妆,不敢出门。晚上睡觉常做噩梦,梦到被强暴……

2020年1月,刘强东“性侵门”诉讼案件将在美国开庭。届时,或许将会爆出更大的瓜。

NO.6 冯鑫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2019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被正式批捕。

11月26日,媒体报道称暴风集团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12月4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员工还剩10人,欠薪不发。暴风集团的股票虽然还在交易,但市值已不足10亿元,预示着昔日风光无限的暴风集团,正式走向瓦解。

2015年3月,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股价从7.14元涨至327.01元,市值突破408亿元,市盈率超过1000倍,创造了连续36个涨停板的神话,被业界封为“妖股中的妖股”。

与此同时,创始人冯鑫也迎来高光时刻,个人账面身价突破100亿元。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暴风集团股价高歌猛进,为冯鑫身陷囹圄埋下了导火索。

此时,创业板的一哥,非贾跃亭的乐视网莫属,最高市值达1800亿元,令大哥贾跃亭窒息,同样令冯鑫窒息。

邯郸学步。模仿贾跃亭的乐视生态,冯鑫也搞了个联邦生态,包括暴风TV、暴风魔镜、直播、游戏、文化、体育等多个板块,一步步将暴风集团推向了不归路。

一方面摊子铺得太大,另一方面烧钱换市场,财务捉襟见肘,如此下去自然难以为继。情急之下的冯鑫,只能靠股权质押,募集资金解决燃眉之急。

冯鑫被捕的导火索,源于2016年MPS收购案。由于尽职调查失误,金融机构各怀鬼胎,最终让金主招商银行和光大证券,分别亏损了35亿元和15亿元。

资本从来不是善茬。签署了无限责任的冯鑫,以小博大不成,不仅自己深陷牢狱,暴风集团也跟着一起陪葬。

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

NO.5 戴志康

兴废由人事,山川空地形。

后庭花一曲,幽怨不堪听。

2019年8月29日,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选择投案自首。警方依法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其立案侦查,并对戴志康等41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查封相关涉案资产。

戴志康生肖属龙,他的一生跟海有着不解之缘。出生在海门,求学于海淀,创业在海南,腾达于上海。当然,最终折戟的,也是上海。

戴志康被称为“中国私募教父”,毕业于五道口金融学院,马云因为买了他的湖畔花园,缔造了今天的阿里巴巴帝国。绿城宋卫平当过他的下属,复星郭广昌、SOHO潘石屹跟他争过地。

戴志康早于1992年创办了证大系,业务涵盖金融、文化、投资和地产四大板块,其地产板块久负盛名。高光时刻,他是股市大鳄、楼市大佬、艺术大师、互金大神,每个领域他都能谋得先机,提早布局。

在地产领域,曾开发证大五道口、证大大拇指广场、证大喜马拉雅中心和证大九间堂等高端产业;金融领域主要有证大金服、西部信托和捞财宝;文化领域有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证大文化和大观舞台;互联网领域的知名投资案例则是喜马拉雅FM。

2004年,戴志康以17亿元身价,在胡润百富榜中排名第57位;2007年,戴志康以100亿元身价位列胡润房地产富豪榜第28名,与陈天桥家族、李宁家族并列第65位。

不过近年来,戴志康旗下业务相继萎缩,身价大幅缩水早不如前。据悉,证大金服此次暴雷,涉及未兑付资金接近100亿元。事发前承诺兜底的戴志康,综合权衡之后,转身就向警方投案自首。

一向自信“对这个时代节点把握得蛮准”的戴志康,这次却看走了眼,偏偏梭哈P2P。不仅让他四大皆空,成了最早的出局者,也让他命运再次改写,资本市场又上演了一回监狱风云。

NO.4 孟晚舟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那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2019年12月2日,是华为CFO孟晚舟在加拿大拘押一周年的日子,孟晚舟发表了一篇标题为“你们的温暖,是照亮我前行的灯塔”的致谢感言。

孟晚舟称,这一年,经历了恐惧和痛苦,失望和无奈,煎熬和挣扎。这一年,学会了坚强承受,从容面对,不畏未知……一年的陪伴,你们的温暖和鼓励一直在我心间。

2018年12月2日,孟晚舟由于美国引渡请求被加拿大警方拘留,掀起了国内爱国主义情绪的高潮。抓捕孟晚舟是为了打压华为,打压华为就是打压中国的科技创新,孟晚舟被拘留是为国蒙难。

一夜之间,孟晚舟成了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买华为产品,都跟爱国主义挂上了钩。

然而这一次,孟晚舟收到的不全是鼓励和温暖。因为这几天,恰逢华为前员工李洪元事件爆发,网络舆论一边倒的站在弱势群体这一边,华为顿时成为众矢之的。

官媒的态度几经反转,先是顺应民意指责华为以势压人,后又力挺华为硬核回应。结果,无论是指责还是力挺华为的官方文章,全都不翼而飞,李洪元事件告一段落。

部分民众的评论,愤怒中满是嘲讽。

“你也许永远没有机会成为孟晚舟,但你可能会是下一个李洪元。

我在别墅里度日如年,你在监牢里砥砺前行。

孟晚舟被关一年全国关切,华为员工被关251天全网404。”

民众就是这么任性,既能爱屋及乌,也能“恨屋及乌”。正所谓民众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NO.3 王振华

入郭登桥出郭船,红楼日日柳年年。

君王忍把平陈业,只博雷塘数亩田。

2019年6月29日,57岁的王振华在上海某宾馆猥亵一位9岁女童,随即遭到上海警方依法逮捕,点燃了全网的愤怒之火。网友评论称:“像王振华这样的垃圾,无需分类,直接活埋。”

猥亵案发生后,资本市场反应迅速,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纷纷下调新城系上市公司评级,新城控股股价连续6日大跌,市值缩水330亿元。

悲哀的是,贪婪的资本市场只有利益,哪有人性。猥亵案发生不过半年时间,如今新城控股的股价,已经上涨到案发前的位置。

猥亵案已经发生近6个月了,目前仍在“进一步办理”中。11月18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表示,一定会在法定期限内就此案提起公诉,不会超限。

最高院多次表示,针对强奸、猥亵等性侵儿童犯罪行为,对犯罪性质、情节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

未成年人是国家的希望,都应当有美好的未来。在她们刚刚开始人生的时候,就毁灭了她们的未来,这是人类所能犯下的最不可原谅的恶劣犯罪行为之一,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饶恕的重罪。

王振华会被依法判处死刑吗?我们拭目以待。

NO.2 张振新

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伦敦时间2019年9月18日 ,张振新在伦敦切尔西和威斯敏斯特医院去世,享年48岁。这是继海航掌门人王建之后,又一位死在异国他乡的民营资本大佬。

张振新起家于大连,数十年间搭建起横跨证券、保险、网贷、支付、担保、财富管理等多领域的金控版图,并涉足区块链、换汇、网约车、电影等眼花缭乱的产业,先锋系几乎拥有全金融牌照,拥有上百家公司,仅直接管理的资产就高达3000亿元,2017年交易额超过2.7万亿人民币。

高光时刻,张振新买下四架私人飞机,数家英国星级高尔夫球场,个人藏品无数,并坐拥三家H股上市公司,总市值一度超过400亿港元。

转眼,盛极而衰,光鲜的先锋系掉头向下。豪赌区块链不成,反而损失上百亿元。投资者的700多亿元借款,以及投资机构的巨额债务,正在浮出水面。

如今,随着创始人张振新去世,留下先锋系千亿乱局。截至目前,先锋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市值总和不足10亿港元,先锋系包括金融牌照在内的资产约为200亿元左右,显然杯水车薪。

败走互金也好,投资失误也罢,张振新落得如此境地,先锋系的“空降”美女高管们,恐怕功不可没。

弘达金控CEO陈骁航、前平安证券非执行董事及主席陶艳艳、佳禾集团董事长赵苗苗、真如投资董事长邵洁、盈华财富董事长刘苗苗、网信传媒新影人CEO王嘉……据说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妖艳,一个比一个挥金如土,一个比一个深得张振新……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美女众随,眼看他楼塌了。

一声叹息!

NO.1 惠轶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2019年6月5日凌晨,比特易创始人惠轶在其私人别墅阁楼里,以自缢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爆料称,惠轶自杀的直接原因是期货爆仓亏损 2000 个BTC,再加上100倍杠杆,账面亏损折合人民币约为140亿元。

爆料称,惠轶自杀之前,比特易合伙人张歆彤来到了惠轶的别墅,没人知道他们聊了什么,但很有可能是压倒惠轶的最后一根稻草。

惠轶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获得编辑出版学学士和管理学硕士学位,也是长江商学院EMBA。惠轶为连续创业者,2008年创办北京途拓科技有限公司,此前曾担任IBM资深研究员,也曾任微软高级产品经理。

惠轶的一生,既因聪明一路开挂,又因聪明含恨终生。

他躲过了股灾,沪市4800点时果断清仓。躲过了“雷潮”,P2P火热之时急流勇退,先后退出了自己一手创立的花果金融和神仙有财,获利上亿。转战币圈,创立比特易,不到半年便获得软银中国高度认可。

因惠轶操盘能力一流,在币圈有“惠神”之称,很多人将数字资产交给他打理。据不完全统计,投资者蒙受的损失高达3000枚比特币。

聪明人一旦利令智昏,铤而走险,其危害性和破坏力也是相当惊人的,“杠杆黑洞”也好,替网利宝转移资产也罢,惠轶自认为一切尽在掌握,才酿成今日之祸。

惠轶生前的办公室墙上曾写着一句话:你要真心喜欢钱,钱的别名是自由,他用金钱换得的自由通行证,最终如泡影般破灭了。

逝者已逝,愿生者珍重。

结语

2019年,我们吃过太多的瓜,围观过众多人设崩塌,见证过无数大佬转眼黄粱尽成空。

崩塌的原因很多,有宏观经济背景下的去杠杆,风停了,猪摔死了。也有私德尽毁,迷雾之中看不清最真实的自己。

故,有人名誉扫地,有人锒铛入狱,有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2019年,确实是最困难的一年!

2020年,会不会是令人憧憬的一年?

可是有些人,已经没有机会了。比如客死异乡的张振新,自缢身亡的惠轶,恐将判处死刑的王振华……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很多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的太阳。

活着,才会一直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