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报告预警:这届80后拿不到养老金了?

这次社科院最新的报告坐实这个扎心的消息——这届80后,可能真的拿不到养老金了。

养老金结余将在2035年耗尽

4月10日,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以下简称《报告》)。

这是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第二次发布养老金精算报告。和去年的《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 2018-2022》相比,今年的报告将预测期从 5 年延长至 30 年。

《报告》预测,未来 30 年制度赡养率翻倍。仅从制度赡养率上看(不考虑人均待遇的提高),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支付压力在不断提升。

简单地说,2019 年由接近2个缴费者来赡养一个离退休者,而到了2050年则几乎1个缴费者需要赡养一个离退休者。

《报告》同时预测,当期养老金结余将于2028年出现赤字并不断扩大。累计结余将于2027 年达到峰值6.99万亿元,并在2035 年耗尽。

2035年看似遥远,其实不然。即使年纪最大的80后,到那时还依然没超过退休年龄。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此外,《报告》指出,中央调剂制度仅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当期结余的两级分化,但基金可支付月数两极分化趋势依然明显。

2025年以后,超过基准线的省份一直维持在17个,低于警戒线的省份数量却在继续增加,到2028年高达13个,而介于基准线和警戒线之间的省份到 2028 年只有两个。

南方出力多,东北更受益?

关于养老金的危机,几乎已经人尽皆知。

去年7月1日,为了缓解养老金危机,中国建立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各地按比例上缴养老保险基金资金形成中央调剂基金。基金不留存,按各地离退休人数全部向各地定额拨付。

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中央调剂基金预算规模4844.6亿元。也就是说,各地上缴资金合计4844.6亿元,中央也要将这4844.6亿元全部分给地方。

从2019年预算情况来看,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福建、山东等7个省份是“贡献”省份,一共贡献了1220.6亿元;辽宁、黑龙江、四川等22个地区(含兵团)为“受益”省份。

(图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由于各地发展情况不同,沿海地区对中央调剂基金的贡献更大,东北地区和大部分中西部地区受益更多。

从2019年预算情况来看,广东、江苏、北京、浙江、山东、上海等地2019年上缴预算规模均在330亿元以上,6地合计上缴2665.2亿元,占中央调剂金总规模的55%。

其中,广东遥遥领先,741.6亿元的上缴额占总量的15.3%;加上江苏的478.8亿元,两省合计已占1/4。

各省能拿到的拨付额,仅与核定的离退休人数正相关,因此哪个地方退休人数多,拿到的拨付额也就多。

四川、江苏、辽宁三省拨付额最多,分别为375亿元、371.2亿元、346.8亿元。此外,浙江、广东、山东、黑龙江、湖北、上海等地都超过200亿元。

怎样算各省的贡献与受益这笔账?用上缴额减去拨付额就行了。

从计算结果看,广东、北京、浙江、江苏、上海、福建、山东,这7个省份是“贡献”省份。其中,广东“贡献”最多,为474亿元。

云南、贵州、西藏收支平衡。剩余22个地区(含兵团)则为“受益”省份,净下拨资金为当地养老金发放提供了支持。

“受益”省份中,辽宁、黑龙江、四川、吉林、湖北、湖南、内蒙古、河北等地受益资金较多。其中,辽宁、黑龙江、四川三省受益金额位列前三,分别为215.8亿元、183.8亿元、177.8亿元。

可以看到,除了东北三省,四川、湖北、湖南等人口流出大省,也明显受益于中央调剂金。

东北地区老龄化加剧、人口外流较多,成为较为受益的省份并不意外,为何人口大省四川也位列其中?况且四川的企业养老金累积结存十分丰厚,超过3000亿元,在各地排名第五。

四川是人口流出大省,2018年人口流出省外995万人,省外流入130.4万人。年轻人外出务工,养老保险在广东、浙江、江苏等工作地缴纳。到年龄领取退休金,若未满足工作地领取条件只能在户籍地四川领取,个人部分全额转移,统筹部分转移缴费基数的12%,差不多相当于40%的统筹基金留在工作地。

四川2018年已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14.17%,比全国高出2.23个百分点。从目前数据来看,其老龄程度仅次于辽宁、上海和山东,位于全国第四。

四川的企业养老保险人口抚养比较低,2016年为1.75:1,也就是说每1.75个参保职工中就有1个是领取养老金的退休人员,这个比例几乎是山东的1/2。

社保降费后,中央调剂金能否撑住

今年5月1日起,各地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单位费率要降至16%,预计减轻缴费负担1900亿元。

费率调整前,这些收不抵支地区的费率大部分在19%、20%,下调费率将减少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养老金的窟窿会更大。另一方面,今年职工退休金继续上调5%,开支反而更大。

收入减少、支出增加,一增一减缺口更大,即便中央调剂金比例增至3.5%,能否补足缺口?

对于这一疑问,财政部社保司司长符金陵4月4日表示,各级财政会继续加大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补助。中央财政方面,今年安排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补助资金5285亿元,同比增长9.4%,重点向基金收支矛盾较为突出的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省份倾斜。

符金陵还表示,省级政府要强化责任,建立健全省、市、县基金缺口分担机制,通过盘活存量资金、处置国有资产、财政预算安排等多渠道筹措资金弥补基金缺口。

养老金缺口如何堵上,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从长远考虑,还应采取一系列配套措施。

社科院的《报告》介绍,当前社保增收的内在动力来自制度的激励性。一方面通过降低缴费门槛,将当前未参保的中小企业和灵活就业人员纳入进来,扩大覆盖面;另一方面鼓励参保者多缴多得,坐实费基。

《报告》指出,当前基本养老保险运行参数还存在着诸多不合理之处,例如退休年龄低、缴费年限少、待遇指数化机制尚未建立以及缺乏财务动态调整机制等,应尽快出台相应的改革方案加以改进。

为此《报告》建议,应尽快出台延迟退休年龄的方案。推进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建立外汇型主权养老基金。完善精算制度,引入财务动态调整机制。

武汉科技大学教授董登新建议,除了已公布的社保降费综合方案,还应加大国资划转充实社保基金,尽早出台延迟退休年龄方案,加大推进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养老金。

“全国统筹还应拿出具体执行时间表。方案只提到2020年底省级统筹,意味着2020年之后可以切换到全国统筹,但要进一步明确是不是2021年实现全国统筹。建议缩短过渡时间,尽快实现全国统筹。”董登新说。

  
财富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