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月鲜花-每周一花-微信订花-花宅

房东真怕房产税

“Tax Season” 是美国特有的时间段,每年新年一过,全国就进入一年一度的报税季。从1月开始到4月中的国税局报税截止日,上至总统,下到普通百姓都,必须进行。

每到截止日的当晚,美国各地大邮局都会延长营业时间到午夜,让排长队的人赶这“最后一班车”。在美国晚交或少交税,都将面临罚款,甚至触犯法律。

死亡避免不了,但交税这事情,大家总是能避就避的。但是,即使最近美国政府部门出现倒闭和裁员的情况,IRS依然无比坚挺。美国在当地时间本月7号发表了申明,政府部门倒闭不影响IRS的照常上班,退税报税照常进行。

可见IRS的独立和神奇。

搜狐财经曾提到,美国罪犯甚至会主动申报自己的非法收入,美国的罪犯不想被抓了后,因为逃税而被起诉。

像去年闹的沸沸扬扬的明星偷税漏税事情,在美国就很少发生,其原因并不是简单的“道德高尚”。美国财政部税务署每年都会随机抽查一定数量的税表,非法逃税漏税一旦被查出,则是数倍的巨额罚款,以及牢狱之灾。

2016年,《纽约时报》曝光了关于川普的一份内部文件,公布了川普在1995年的税表,因为赌场亏损,涉足航空业亏损,以及收购酒店的亏损,川普一共亏损九亿一千六百万美元。文中提到,这比亏损每年至少可以帮助川普抵消五千万美元,而川普的年收入未必超过五千万,应纳税所得可能都是负数。

即便这在商业上可能是聪明的行为,但川普这样的行为则受到了公众极大的质疑。当时的对手希拉里更是直接表示,如果川普真的没有缴纳,这意味着川普为美国的军队,为退伍军人,为学校和公共健康没有做过一点贡献。

可见,美国人有多么重视交税这件事情。

2005年,美国的The Pew Research Center关于745位美国市民的调研中,不申报所得税在最不道德的行为中排名第二,以79%的比例超过了酗酒、堕胎和吸大麻,仅次于婚外乱性的85%。

实际上从部门的命名就能看出一些不同,其英文全称是Internal Revenue Service,是一个税务服务机构,而非我们脑海中的税务局。它的作用就是告诉美国人应该怎么交税。

但反观国内,一个“房租抵扣个税”就闹得全国房东和租客如此不安。

“你省100,我要垫500出去,那我们合同要么你把税垫上,要么解除合同,我赔你钱。”论坛里盛传的一张另一张截图中提到,因为租客提供房东信息去申报个税抵扣,税务早晚会要房东去开发票,单单房产税就是全额租金乘以12%,一个月3000,房东要交360,还没算增值税附加税。

房东的观点,其实简单粗暴,不让租客填写房东的个信息,要填写也可以,那就会把因此造成的税费折算到租金之中,那就是“涨租金”。

根据《通知》中的规定,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国务院确定的其他城市租房,扣除的标准是1500。如果你税后工资不到8000,那这部分抵扣只能为你节省45元,如果你月薪两三万的话,可能帮你节省的就稍微多一点了,大概300元。

房东担心的是,为了你省下的几十块钱,他潜在要付出的税率目前个人出租房产的名义税率是:

“增值税1.5%,个人所得税10%,房产税4%,合计达到15.5%”

今今天就有媒体发文,说税务部门证实,登记为普通住宅且用作民用出租的住房,其征收的综合税率为5%,”,或是“目前地方不大可能会通过房租专项附加扣除信息去查房东租金收入是否交税,税务总局也没有这方面加强征管的通知。目前税务部门很难掌握住房租赁的具体信息,以此作为征税的税源有相当大的难度”。

以北京为例,租赁行为备案比例不足一成,从全国来看,估计连1%都不到,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曾提到。

而且据国家税务总局科研所特聘研究员杨默如表示,如果房东已经足额纳税了,就不存在增加税负的问题。毕竟按照5%综合征收税率,每月如果3000房租收入,实际缴纳税款只有150元。

没有房客会为了节省45块钱的税和房东闹翻。

1500的月租预算,在京沪深都已经租不到什么像样的房子,北京每月交租超过3300,深圳和上海每月稍低,杭州、广州也超过1900多。你打开链家租房成交,定位北京,第一页最便宜一套也是4100成交价格,不到70平的房子,位置已经在大兴的枣园了。

不管是租金用于抵扣个税,还是房屋租赁税,这些间接税都是极容易转移给消费者的,尤其是供需关系不平衡的情况下。以租房这事为例,不管是因为抵扣税的“45元”,还是综合税的“150元”,最终的承担者,都会由资产所有者“房东”,转嫁给,资产使用者“房客”。

就像前文所说的,房东的做法很简单,要么涨价,要么换个人租,而无论如何这个税他不会主动缴。

公司申报个税抵扣Excel中需要提交的信息,包括房东姓名、身份证号码、住房地址等都是必填项,不填没法上报,个税App中也是一样的情况。但实际是,这些信息并没有要和真实的房屋产权信息进行校验,甚至租赁合同编号,都不是必填选项。大概意思就是你随便填个其他人的信息。

房东害怕的是,房租抵扣的信息和自己真实资产的暴露。

今日可能只是“房租抵扣个税”,下次可能是必须缴纳“房租税”,再下次可能就是房产税了,而到了房产税,那就是直接税了。

之前在空置税一文中,我们也提到类似观点,同为间接税的“空置税”,只是直接税“房产税”的代替,但这个间接税有太多的方式转嫁和迂回了。而一旦“空置税”上升到“自住、出租、在售”状态进行分类管理,精确统计,同时,在全国范围内打通数据,再加上“累进税率”,那和直接税“房产税”就没什么区别了。

空置税,房租税都是间接税可以转嫁,而房产税是直接税无法转嫁,这不是对房地产征税的两种不同技术方法,而是两种税制的根本不同。

“初步统计,我国直接税比例大致为三分之一,而间接税比例占三分之二。与此相反,世界上发达国家大部分以直接税为主,比例一般都超过60%。”上海证券报《讨论我国税负高低先得厘清几个基本概念》一文中有这样两个数据。

文中还提到,不是说直接税比例越高越好,只是由于间接税具有累退性、可转嫁性和中间性,间接税比例过高会带来两个显著的问题:税负不公与收入越低的人群、盈利能力越差的企业感受到的税负痛苦越大。

我们和美国做一个简单的财税结构对比。

据特朗普政府公布的2018财年财政预算草案,2016财年美国联邦政府收入共3.268万亿美元,其中个人所得税1.546万亿美元,占比47.3%,社会安全福利保障税1.115万亿美元,企业税为0.3万亿美元,消费税0.095万亿美元。

再看2016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支情况,全年财政收入共15.9552万亿。而其中增值税4.07万亿元,占25.5%,企业税、消费税、大约为、个人所得税分别大约为2.9万亿元、1.02万亿和1.01万亿。

澎湃新闻在《中美税制大不同,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税改掀起的全球减税浪潮?》的数据是,包含社会安全福利保障税在内的广义的直接税占美国税收总收入的近90%,而间接税占中国税收总收入的近60%。文中提到,中美税制有很大不同,美国以征收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等直接税为主;而中国则以征收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等间接税为主。

我们以1971 年美国人全球资产征税法案为例。美国当时要求所有美国人在境外拥有的资产总额超过5 万美元,或储蓄总额超过 1 万美元,都要向美国国税局报税。如果隐瞒信息或少报资产,处以隐瞒和少报部分 40% 的罚款,如果隐瞒和少报部分超过总资产的 25%,诉讼时效延长至 6 年。

这都是直接税。

富兰克林最早在1789年说,虽然当时普通美国人缴纳的税收不到其收入的5%,但如今,税收总计已经达到收入的三分之一左右。

但是美国能收上来直接税,这是靠 IRS 维持的强力执法,IRS 维持着一个独立建制的10万人的公务员队伍,一支仅次于美国军队和国民警卫队的第三大武装,以及税收法定的权利和政府财务公开的信心。

但是在中国的历史上,直接税从来都没有长期高效的征收。因为流转税主要对劳动者和生产者征收,他们需要固定的经营场所和生产资料,征收成本比较低。而直接税税基分散隐蔽,征管成本很高,社会阻力也很大。

在封建王朝的早期,国家通过盐铁专卖,收取流转税就能迅速繁荣。但是进入中后期,普遍面临着土地兼并,特权阶层避税,税基缩小的困境。

明朝通过张居正的改革,一条鞭法,丈量土地,重振了中央政府的财政,实现“太仓所储 足支八年”。清朝则是在雍正朝实现官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摊丁入亩,避免了穷人加税,为乾隆朝的“全盛”提供了制度保证。

但是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重间接税轻直接税的税收体制,导致了财富收入长期处于实质低税率和劳动收入长期处于实质高税率。所以地价不断上升,农民负担不断增加。

所以2014年通过的《深化财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提出了2020年建立现代财税体制的时间表,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接受采访时说,

“深化财税体制改革不是政策上的修修补补,更不是扬汤止沸,而是一场关系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深刻变革,是一次立足全局、着眼长远的制度创新和系统性重构。”

这个承诺是否按时履行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真让房东害怕的房产税,而不是什么其他挂羊头卖狗肉可以转嫁的间接税,能在2020年落地生根。

  
财富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