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周刊 FORTUNE
把握时代脉搏-聚合财富资源-财富中文网-中国商界精英
微信:caifuzk

禅宗反智吗?

48540923dd54564ec0db81d1b2de9c82d0584f9f

1、几个故事

一百年前,有人在《新东方》上连载文章,谈一些禅学的东西。《新东方》是一本英国的杂志。这个作者,是个日本人。此人翻译过《道德经》和《大乘起信论》,是在伊利诺伊州完成的。1927年,此人在伦敦出版一部书,《禅论集》。不久,泰晤士报刊登一篇评论,说这本书讲的禅宗史很成问题,因为作者完全不了解伯希和的故事。

伯希和何许人也?1902年,伯希和第三次来到中国,收罗了一大批遗书和雕刻品带回欧洲。在这之前的两年,1900年,道士王圆箓在敦煌莫高窟,发现了一个密室。1907年,英国人斯坦因来到敦煌,用14块马蹄银换走了24箱文献、5大箱文物。次年,伯希和携了一大笔银子过来,换走了6000多件写本、200多件佛画和丝织品。

1916年,德军正在轰炸英国。斯坦因在伦敦皇家地理协会做中亚探险报告。坐中有个日本人,听了报告异常兴奋。他得到斯坦因的准许,来到大英博物馆地下室,查阅敦煌遗书。斯坦因的助理叫罗丽曼小姐,她索性把钥匙给了这个日本人。这个日本人找到台湾银行驻伦敦办事处,借了钱,把部分文献拍成照片,冒着战火坐上飞机,飞回日本。这个人叫矢吹庆辉。六年后,矢吹庆辉得到东洋文库财团的支持,又来到英国。带了6000多页照片回日本时,刚到神户,东京和横滨地震了,上次带回的手稿在大火中化为乌有。

1926年,胡适去英国参加庚款委员会会议,顺道去大英博物馆和巴黎国家图书馆翻看敦煌抄本,找到了神会语录。次年4月,回国路上,船过东京,胡适见了矢吹庆辉。这时,他才知道大英博物馆中藏有最早的《六祖坛经》写本。8月份,泰晤士报上的那篇评论,作者就是胡适。他批评的那个作者,叫铃木大拙。

1944年,夏天,四川灌县的灵岩山上,有个人在避暑养病。无聊之中,找山僧借了一部指月录。翻了两个月,通了禅学。冬天又病,想到胡适的《神会和尚集》,借来翻阅。次年春,写了《神会与坛经》、《禅宗与理学》。1968年,台北善导寺举办佛教文化讲座,这个人被邀请来讲课,讲了《六祖坛经大义》。次年,讲稿刊登在《中央日报副刊》上,引发了一场大辩论。辩论的主将,一方是死去了8年的胡适,一方是搞这个讲座的人,钱穆。

在钱穆讲座的前一年,有个日本人,写了一本书,《初期禅宗史之研究》,成了禅史研究的大佬级人物。他叫柳田圣山。钱穆讲座引起的辩论风靡台湾,有个喜欢《阿含经》的和尚不开心了。这个和尚一向认为参禅不是学佛的正道,所以从来不关心禅宗。但这时候,他认为大家七嘴八舌太聒噪了。于是提笔写了一本书,三年完稿,叫做《中国禅宗史》。其实,四十年前的鼓山上,他见过临济宗大德虚云。这个人叫印顺。

印顺的《中国禅宗史》出版后,有个日本人,叫牛场真玄,以七十多岁的高龄,翻译成了日文。翻译后,来了一封信给印顺,希望他能以日译本向日本大正大学申请博士学位。当时,台湾有个和尚正在日本攻读博士学位,他叫圣严,圣严也来信劝请。印顺就寄了材料。这时,台湾和日本断交了。印顺身体极差,从台湾去美国疗养,途径日本,告诉圣严,申请学位的事就算了吧。在美国,印顺收到圣严信,说牛场已经把事情办妥,圣严也帮他交了相关费用。就这样,印顺拿到了日本大正大学的学位。是博士学位,没有名誉两个字。

201012221305564861

2、禅宗反智吗?

印顺很霸气。在《中国禅宗史》序言里,他说,我不是达摩、曹溪儿孙,也素无揣摩公案,空谈禅理的兴趣。其实,印顺心里很有些鄙视成天参话头读公案的人。印顺犀利地指出,会昌以下的禅宗,是达摩禅的中国化,主要是老庄化、玄学化。这点当然达摩、曹溪儿孙们不敢同意。曹溪,就是慧能。说达摩、曹溪儿孙,是指如来禅和祖师禅。达摩传到慧能,是如来禅;慧能以下,是祖师禅。

如来禅,讲的是如来藏的思想。如来藏是轮回的主体,这种讲法很接近“神我外道”。换言之,很接近迷信。正因为大众迷信,佛教才用如来藏的说法,来摄化外道。印顺是个相当反对迷信的和尚。他素来看不惯怪力乱神。祖师禅,在印顺看来,已经和印度佛教分道扬镳了,融汇了中国的玄学、老庄一套。其实印顺说的很对,但许多禅宗儿孙不肯承认。

我在知乎佛学版块看到有人说印顺是胡说八道,我心想,你们水平能够到印顺的脚趾头就不错了。印顺和其师太虚有不同意见,他们的分别主要在如何看待龙树、马鸣的地位上。就像虽然弗里德曼和凯恩斯有争论,但我等远远没有资格来诋毁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水平。佛教说,依法不依人。我想这句话有个前提,就是得先搞清楚什么是正法,但大家都说自己的是正法,所谓依法不依人,最后倒变成了依个人的主观意见。要说依人不依法,也不行,藏密就是依人不依法的,一旦依止错人,流弊极大。我以为,说到底,关键还得依智商。

就算是禅宗,讲究不立文字,但有作为的基本还是高智商的人。石头希迁读《肇论》,写《草庵歌参同契》,马祖道一搞丛林制度改革,都是有文化有智商的人。慧能,传说是不识字的。但虽然不识字,也是绝顶天才,听别人读经一遍就能抓住要害。随口说的偈子,无论言辞,还是涵义,都完美得无可挑剔。

我很同意印顺的意思。今天的人,如果连基本的佛经都不曾寓目,就去参话头,读公案,其实是反智。禅宗思想最早是本于《楞伽经》的。据《古禅训》和《宗镜录》记载,达摩继承了求那跋陀。求那跋陀,就是最早把《楞伽经》翻译成汉语的人。达摩“藉教悟宗”,重教的,成为楞伽经师;重宗的,成为禅者。

但今天和唐朝不一样了。唐朝德山宣鉴南下,路上碰见一个婆子,就有不凡的见地。因为当时佛教和禅宗的思想根植于整个国家的土壤上。就好比今天的北京出租车司机中有一种浓厚的激扬时政的氛围,其中甚至不乏有一些翘楚。但今天读公案又不一样。我仔细参过船子和尚和夹山和尚相会付法的一节,比较了《祖堂集》、《五灯会元》、《指月录》的记载,故事大致相同,但细节表述差别很多。公案的要害,能否记载下来,取决于记录公案的人的水平。而当时的情状从一个人口中传到另一个人口中,不知传了多少人,最终才记录下来。中间每个人都会有所增删,有所臆想。等到记录下来,很多公案已经变味了。

如果以为只靠穷究公案,就可以发掘出其中的幽微之处,我想基本上不太可能。清儒江藩说,说经必先通训诂。读佛学典籍也一样。读《五灯会元》,如果不了解唐五代口语,很多地方是连字面意思都吃不透的。举个例子:蓦口打。《五灯会元》里不知道出现多少次“蓦口打”,蓦口什么意思?查《说文解字》及段注,《康熙字典》,都是“突然”的意思。但“蓦口”这里是“当口”的意思。这种地方搞不懂,参到后来,只能变成“狂禅”。

禅宗本身并不反智,反智的是图方便想走捷径的人。

201012221305564873

3、粗暴的禅宗

禅宗虽然不反智,但禅宗有个特点:粗暴。不是一般的粗暴,是极其的粗暴。

禅宗后来分为五家七宗。沩仰宗衰落最早。原因就是沩仰宗太温和了,欠粗暴。沩山、仰山,父子情深,嘻嘻哈哈,你肯定我,我赞扬你。到了黄檗、石头那里,没有别的手段,就一个字:打。

僧人问马祖西来意,马祖悄悄说你过来,僧人按捺着欣喜凑过去了,马祖一耳光抽脸上:“改天再来。”另一个僧人来问,马祖一脚踹在他胸口。临济在黄檗门下,三次问佛法大意,三次被黄檗用棍子抽。不仅师父打徒弟,徒弟也打师父。黄檗打百丈,打得百丈哈哈大笑。仰山称赞说,百丈得大机,黄檗得大用。唐宣宗赐黄檗为“粗行沙门”,据说是因为宣宗为沙弥时,黄檗曾一巴掌掴在他脸上,他不服气,说黄檗粗暴,黄檗又一巴掌掴过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说粗说细!”邓隐峰推车,朝着师父马祖道一的脚就轧过去,直把马祖轧伤。俱胝更凶残,袖里藏了一把刀,问童子什么是禅,童子学他的样子竖起食指,俱胝抽刀把童子食指削断。

这些粗暴的手段,在临济义玄身上,发挥到极致。所以一千多年来,五家七宗只有临济一派兴盛到现在。临济的教诲更直白:杀父杀母,杀佛杀祖。《临济录》:“道流,尔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里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

临济说:“大德!造五无间业。方得解脱。”
问:“如何是五无间业?”
师云:“杀父、害母、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焚烧经像等。此是五无间业。”

只知道参话头读公案的人,看到这里,该作何想呢?如果让你解释这句话,接话头,你解释不了,接不下去,那完蛋了。公案什么的都不要再看了吧。禅宗公案里有许多陷虎之机。有本事的禅师敢虎口横身,因为他有转身的手段。我们先不说临济如何转身。先说说柳田圣山对这两段话的解释。(以下是我的转述,有自己私货,可能和柳田原义有出入,但不会太多。我不喜欢用直接引语,禅宗也反对直接引别人的话。)

盛唐时期的禅,是无条件地肯定人的自主性。比方说:
弟子问:上帝是万能的吗?
师父答:是。
弟子问:上帝能造出一块自己搬不动的石头吗?
打一棍。
为什么要打一棍?不是师父回答不出来了,没面子了。而是弟子“语堕”了。语堕,就是离题了。一问一答,包含着一切真理。多说一句,就离题了。
换言之,在第一问时,上帝还是上帝。第二问时,上帝已经不是上帝。不是上帝了,你还问个锤子!第二问就相当于问“上帝可不可以把自己变成不是上帝?”答案是:“当然可以!”但到此为止了,不能再接着问了。接着问,上一句就变成“前提”了。禅宗否定任何前提条件。禅要的是无条件的成立,无前提的成立。

为什么要杀父母?因为父母妨碍新的价值创造。其实父母不是父母,是上帝(造物主。假名其为上帝,非基督教之上帝),是佛祖(也是造物主。假名其为佛祖,非佛教之佛祖)。要回到佛祖以前,回到父母生你以前,回到开天辟地以前,在那个时候去尽力创造新的价值。因为,上帝,佛祖,造物主,是想随时使你生存就可以随时使你生存的人——正因为这点,祂限制了你的能动性。禅肯定绝对的能动性,所以,逢佛杀佛,逢祖杀祖。杀佛的同时,也要杀杀佛者,因为杀佛并不是要取而代之。(这段,是柳田圣山的解释。)

下边,说说临济如何转身。
云:“如何是父?”
师云:“无明是父。你一念心求起灭处不得。如响应空。随处无事。名为杀父。”
云:“如何是母?”
师云:“贪爱为母。你一念心入欲界中。求其贪爱。唯见诸法空相。处处无着。名为害母。”
云:“如何是出佛身血?”
师云:“你向清净法界中。无一念心生解。便处处黑暗。是出佛身血。”
云:“如何是破和合僧?”
师云:“你一念心。正达烦恼结使如空无所依。是破和合僧。”
云:“如何是焚烧经像?”
师云:“见因缘空。心空法空。一念决定断。迥然无事。便是焚烧经像。”

这里就明白,父母是比喻,指无明和贪爱。贪爱,是自我欠缺的表白。一个富足的人不会贪恋外物,贪恋,即是欠缺。爱慕,是对自己的不忠实。只有放弃对内对外的一切依赖,才能达到绝对的自主。——这,是禅宗的要义。

临济接着说:“大德,如果你能通达这个道理,就不会被凡人圣人的名相拘碍了。说什么我是凡夫他是圣人!大丈夫不作丈夫气息,自家屋里的东西不肯信,偏要向外头寻求!不要把佛当做究竟,我看佛就是茅坑。菩萨罗汉那些,尽是束缚人的枷锁,所以文殊仗剑杀佛祖,鸯掘持刀害释迦。朋友们,没有佛可以成。三乘五性圆顿的各种法门,不过是一时的,不过是用来治病的药,并没有实实在在的佛法可得。”(“朋友们”三个字,可能翻译得有点别扭,原文为“道流”。)

这里说得清楚明白了。佛法是药。对于一个健康的人来说,是用不着药的。真正健康的人,是连何谓“健康”都不知道的。

《财富》(中文版);财富中文网;英文《FORTUNE》杂志内容;创业资讯;世界500强;全球最受赞赏公司;中国上市公司100强;CEO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