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周刊 FORTUNE
把握时代脉搏-聚合财富资源-财富中文网-中国商界精英
微信:caifuzk

货币被政府国企银行截留,实体在哭泣

导语呼吁“货币救市”的舆论近期再度高涨。但中国货币总量 (近120万亿)世界第一的事实早已确立。那么,钱去哪了?以4万亿为代表的过往经济刺激政策致大量金融资源被地方融资平台、国企、银行自身占据,并最终多数流向房地产行业,制造房价泡沫;同时,地方债剧增、国企债务高企、银行表外业务风险加剧等问题也随之而来;通往实体经济的贷款传导机制在中间环节已“卡壳”。在上述问题未解决之前,通过“货币刺激”拯救经济只会让经济结构更加恶性循环,房价上演末日疯狂。让该下跌的下跌,该调整的调整,中国经济再也承受不了下一个饮鸩止渴的“4万亿”,中国民众再也承受不了下一个稀释财富的“4万亿”。

“李克强经济学”效果尚不明朗 货币救市呼声再起

以“不刺激+去杠杆+调结构”为经济理念的李克强自去年去年下半年以来,已悄然转至“定向刺激+差别化杠杆+调结构”。多地号称7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推出、国务院一个多月内两次指令定向降准是最好注脚。

但代表未来经济转型方向的实体经融资难问题还是未能有效解决,社会融资成本依旧较高。同时,经济全面下行的风险也让中央背受压力。

部分经济学家顺势呼吁更大规模的货币刺激政策。据报道,多名经济学家联合要求全面降准,国际投行也预言中国将“强刺激”,理由是货币市场已经偏紧,经济下行压力大,实体贷款难,房地产行业需要拯救等等。甚至有股市专家称“若不降准,今年经济难逃一劫。”

事实真的如此?

货币超发还呼吁刺激 一定是哪里不对

从货币总量、银行间拆借市场、社会融资规模、银行新增贷款等反应货币市场、经济运行状况的指标来看,中国不差钱。

货币总量世界第1还差钱?

中国不差钱已成全民共识。央行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4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116.88万亿元,世界第一。早在2012年末,中国的货币存量就占全球总量的四分之一,是美国的1.5倍。

全球主要国家货币总量排名

且增速上看也是独领风骚。2007年中国广义货币存量首次突破40万亿元,2009年突破60万亿元大关,2011年突破80万亿关口,2012年逼近100万亿大关,2014年4月逼近120万亿大关,平均增长幅度超过17%。

且今年以来银行间隔夜借贷利率始终处于低位,(5月30日当天还不到3%),4月社会融资规模(1.55万亿)、银行新增贷款(7747亿)虽然略降,但多是央行主动监管影子银行的结果。这些指标没问题。

那么,货币已然超发严重,社会融资、银行贷款还算稳健,舆论却还再次呼吁全面降准或者货币刺激,为什么?一定是哪里不对吧?

中国经济后遗症:货币不少但被截留 经济结构严重失衡

具体来说,金融资源被截留,资金过多集中于地方融资平台、国企、银行同业市场,随之产生的经济问题便是房价泡沫、地方债剧增、产能过剩、银行表外业务风险加剧等;代表经济转型方向的实体经济却因贷款传导机制卡壳隔开,融资依旧难、成本依旧高。发再多的货币也没用。

1、地方政府、垄断国企对利率不敏感 银行有贷款偏好

从2007年末至2013年中,地方债务从不足5万亿上升到近18万亿。短短6年时间里地方政府债务总额增加3倍以上。

地方政府的官员、国企高管在一地方、国企任职是任期制,在任期内的负债都是留给下一任期的官员、国企管理层偿还,但决定政绩、业绩的考核指标绝大成分要落在GDP、利润上。因此,在任的官员、国企管理层很少去关注资金的价格,他们更在乎的是如何通过“创新手段”获取更大规模的资金 (所谓预算约束等同于无),来支持他们任内的高增长。银行表外业务 (信托业务等)的蓬勃发展,与地方融资平台为代表的公权力对资金的需求密不可分。

融来资金作何用呢?中国税收征收环节更多都是在生产环节征税,因此地方政府为了扩大地方财税,提升地方经济增速,即便是严重产能过剩的行业,但只要是周期短见效快收益高,地方政府也会寻找融资渠道来投资建设。这就是为什么房地产行业和由此驱动的钢铁、水泥等基础设施行业库存、产能越发过剩的主要原因。

国企呢?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今年5月8日表示,4万亿“主要是给了国企,特别是央企,央企压力也很大,拿到这么多钱怎么办呢?只能纷纷成立房地产企业。”

再看银行,即便中央一直强调关注地方债、国企债务风险,银行也没有不贷款的道理。既能多赚存贷差,又有中央信誉为贷款兜底 (理论上风险更低),何乐而不为?

2、游资聚集+政府财政依赖 房地产导致大量资金沉淀

2013年中国35个大中城市房价收入比均值为10.2,其中北京、上海、深圳、福州4个城市遥遥领先,北京高达19.1位居榜首,超合理值3倍。

中国是资本管制国家,社会投资渠道的匮乏使得大量游资迅速聚拢于投机性较强的房地产行业;加之政府参与地价收益,并业已成为财政收入的主要手段,房价没有泡沫、经济结构不扭曲才怪。

而在疯狂岁月,房企尚可为了维持资金链不断还旧借新,虽然导致大量资金沉淀在这一低效率、高风险领域,但总能够“击鼓传花”;地方政府也从卖地得来的财政收入和贷款中拿出资金投资基建,维持恶性循环。

但这一扭曲模式在供应过剩达到一定程度、金融监管政策趋严时,就很难玩转了,风险系数也爆棚。所以你就不难理解,目前多地出现降价潮、银行不听央行指令收紧房贷利率、地方政府欲再度救市等一连串事件背后的逻辑了。

3、银行将资金在内部空转 本身向实体经济贷款意不大

随着近年国家对地方债的规范及对房地产行业的调控,加之对二者本身风险的担忧,银行非标和信贷需求受到抑制。但逐利性让银行并未青睐急需资金、风险相对较高的实体经济,转而将过多的资金堆积于银行间市场,玩起同业业务创新。仅仅在两三年间,银行同业业务急速膨胀。2014年一季度末,16家上市银行同业资产总规模占总资产的比例仅为13.42%,同业负债规模占总负债的比例则为15.17%。其中兴业银行同业资产占比超过30%,达到31.42%。

也正因此,银行的盈利能力并未受到经济大环境的深度冲击。所以,先不说贷款被截留问题,银行自身意愿就不强。自己玩便能赚钱,何苦搭上实体经济?

综上所述,目前经济下行是对经济后遗症的调整

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并非李克强所倡导的经济理念有问题,更不是因为资金面紧张,而恰恰是以2008年4万亿计划为代表的长期货币刺激政策留下的后遗症,必须痛苦的接受。而定向降准、规范地方债体系、整顿银行同业业务等,都是对去杠杆、调结构的努力,且目前已有一定成效 (如同业业务受到限制等)。

放任房价下跌才是真正的救市

过去这些年的天量货币投放,是对市场机制的巨大破坏,极大地扭曲了市场,楼市积聚起巨大的泡沫。现在政府改弦更张,减少货币刺激,减少政府干预,市场逐渐回归理性,房价泡沫自然会破裂,大量的错误投资要被清理。过去积累的泡沫有多大,泡沫破裂声就会有多响。过去的虚假繁荣有多炫目,回归现实的衰退就会有多壮观。

是谁在呼吁“货币刺激”?

这个问题换个问法就是:市场上新增加的货币会被谁拿走?谁先拿到、谁多拿到谁就在新一轮货币游戏中首先获益。如上所述,靠近政府的银行、国企和政府自身将因为优先获得或多获得扩张信贷产生的货币而获益,而多数人因为物价的上涨,手中的货币的购买力被稀释而受损,从而使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另一方面,货币救市将使得目前房价下跌的自然调整将被打破,民众购房成本将再次提升。直白点说,货币刺激是靠侵蚀民众财富“发展经济”。

更为重要的是,货币刺激将使得一年多以来经济结构的良性调整戛然而止,多年以来恶性循环的经济发展模式还将继续。若果真如此,顺着潘石屹的话说,中国经济“是泰坦尼克号,就要撞冰山了”。

《财富》(中文版);财富中文网;英文《FORTUNE》杂志内容;创业资讯;世界500强;全球最受赞赏公司;中国上市公司100强;CEO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