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周刊 FORTUNE
把握时代脉搏-聚合财富资源-财富中文网-中国商界精英
微信:caifuzk

独家解密清科互联网并购座谈会:大佬们不会告诉你的事

12月12日,清科互联网并购座谈会“低调”召开。由于是闭门会议,因此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里的大佬们所谈所想很难为外界所知。不过,作为本次会议的独家报道机构,投资界得以近距离听到这些大佬们的讨论,并节选了一些重磅级的新闻与“小伙帮”们分享。

互联网企业是“非线性”的

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徐炯炜认为, 互联网企业的特征是非线性成长。他举例说,上海有一家公司去年利润只有三千万,今年利润高达2.8亿,说明年有3亿多,这个报表出来的时候对整个市场震撼很大。

用传统思维去理解的话,这样一个条约或者是这么一个突进的利润增长方式是很难找到合理的逻辑。当我们放在互联网的视野下去看待这个话题的时候,是能够找到当中的必然性。

传统企业的基因和传统企业的思维和互联网的基因和互联网的思维本质上是排斥的,或者是融合的难度是很高的。当我们跟互联网结合的时候,每个决策者有没有成为一个互联网人,如果没有这样的思维,这种结合是比较凶险的。

并购手游是被动选择

徐炯炜认为,面对监管的政策,面对市场对我上市公司利润的诉求,上市公司如果想做移动互联的动作,如果想跟住这个浪潮,现阶段除了收首游没有其他选择。他认为,如果上市公司并购一定要做盈利预测,绝大部分公司还是收手游,即使在未来有很多优秀公司值得收购,但是说不清盈利预测的时候,没法给市场做回答的时候,只能做出一些被迫的选择,所以拉郎配的情况非常多,但是没有办法,这是现实。

电子印刷会巅峰出版署

徐炯炜认为,出版行业拥抱电子出版,根本不是出版行业真心实意。因为领导们希望电子出版,但是作为出版行业的领导来说压力是很大的,一旦做了电子出版,现在的印刷体系、现在的发行系统、现在整个出版社的人员规模维稳是第一位的,所以这是很重要的话题。“我们国家出版业一半产值是印刷在里面,如果都围绕互联网展开电子出版的模式,出版总署很快的一半产业规模都没有了。”

博瑞传播错失汽车之家和华策影视

成都博瑞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吕公义坦言,博瑞传播最遗憾的两笔投资是错失汽车之家和华策影视。前者在澳洲电讯入股前曾有机会以差不多价格入股20%,但最终因为套现和增资比例出现分歧错失分享30亿市值;后者曾有机会以8000万价格入股20%,但最终因为决策沟通问题错失了10亿利润。

人民网曾有机会收购慕和网络

人民网对外投资部主任赵亚辉坦言,人民网并购案例中,最大的遗憾是错失慕和网络。在2012年4月人民网上市时,人民网曾有机会以极低价格收购慕和网络,但最终因为一些问题而错失。今年慕和网络被凤凰传媒4.8亿收购。

腾讯最大遗憾错失一号店  最大败笔投资团购

腾讯产业共赢基金董事总经理彭志坚介绍,曾有机会能够投资一号店。当时对于这个团队腾讯非常认可,而且做的事情壁垒非常高,做大了以后它的想象空间以及战略壁垒都是非常高的创始团队。

我们跟他们谈的非常深,甚至已经谈到最后的投资协议,当时有一个条款,跟大股东争执不下来,因为我们还是希望长远在这个公司获得更多的股份,我们认为战略利益非常大,也是非常好的公司,从大股东来讲他们还是希望能够长远保持控股的状态。虽然这个团队当时非常支持我们,但是条款一直争执不下来。

因为这个条款大概耽搁了一两个星期,另外一个战略投资人横向杀出沃尔玛集团。沃尔玛当时要投京东的,京东没有投进去,所以就推到一号店。这个项目对我印象非常深刻,教训也非常深刻。一个是你做一个决定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创业团队和大股东深刻的沟通,能够把大家的心思和脉搏摸的清清楚楚,另外也要看看外面的世界,这个世界很复杂多变,所以应该做一些预判和预备动作。这是我投资生涯当中非常大的遗憾。

另外亏的也是投资所避免不了的事情,有一个合资公司高朋也是亏的非常多,最后以非常低的价格并给了团队另外一家本土公司。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学习到的是中国做投资特别跟海外强势公司做合资的时候有哪些东西需要注意。在这个合资当中最大的问题是股权结构完全对等,在完全对等股权结构的情况下,如果双方发生比较大分歧奇的时候,这个团队到底向哪走,这个团队有他们的人也有我们的人,到最后就是各干各的,最后导致也是企业干不好的。

《财富》(中文版);财富中文网;英文《FORTUNE》杂志内容;创业资讯;世界500强;全球最受赞赏公司;中国上市公司100强;CEO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