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周刊 FORTUNE
把握时代脉搏-聚合财富资源-财富中文网-中国商界精英
微信:caifuzk

如何在三个月内科学高效地积累常识?

qrcode_for_gh_9f020147e94f_430

QUESTION:

问题的进一步说明

1.此处三个月是连续的三个月

2.每天花费的时间在2个小时以内

3.此处常识主要是化学、生物、物理、地理、军事、艺术

4有否适宜的针对性强学习网站或书籍推荐?

5.很想知道各位“百科全书“目前是如何拓宽常识面的

6.谢谢大家了

PS:目前水平较一般大众略好,表现为比一般人多知道一点点,但不是很多很清楚。

ANSWER/采铜

二十多个答案看下来,有些失落。或许大家都没有好好想过,学习知识的门径到底该是什么样。如果荐书就能帮人打开知识和智慧的大门,那么大家每天翻翻豆列就成了饱学之士了。

跑个题,先讲讲自己的故事吧。我对心理学的认识发生过翻天覆地的变化。几年以前,我和所有的心理学研究生一样,一天到晚埋头看文献,钻在一个窄小的知识领域做着与世隔绝的认知心理学研究,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发paper。心理学有什么用,不是我关心的;或者,让我自豪的就是,心理学是无用之学,正如很多人骄傲地说「数学是无用之学」、「物理是无用之学」、「哲学是无用之学」一样。后来,我在网络上相继了解到了三个人,虽然他们都不是心理学科班,但是对心理学的认识和领悟却让我震撼,让我这个所谓的心理学博士自惭形秽,促使我不住地思考:如何才能真正地掌握心理学?什么才是值得我探究的心理学?

这三个人分别是刘未鹏、陈星汉和张小龙。刘未鹏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开始对心理学、对思维和学习的方法感兴趣,在一年内集中读了很多思维领域的著作,一下子成为国内对此最有钻研的人,他的一系列博文改变了包括我在内很多人的思维方式;陈星汉求学期间接触到了心理学家契克森米哈的《心流》(Flow)一书,立即把心流理论和他醉心的游戏创作结合起来,不仅他的硕士论文和发表在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的论文提出了独创性的游戏设计理论,而且他的处女作也是以Flow来命名,其独特的游戏理念大获成功;张小龙在锻造微信时,思考的是人性的本源,人类的历史,何以为人,何以为女人(比如他推荐大家看《女人的起源》),他用这种穷究本质的对人性的思考创造了一个让人欲罢不能的微信……

如果心理学的造诣可以量化的话,十分里面我只能打三分,他们则至少可以打八分。是什么让他们做到了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是什么让他们如此与众不同地出色?同样是看书,同样是自学,为什么他们就能学到这样一种高度?

这样的问题,你想过吗?

我心里面有一个答案。成功的学习,必须放置在一个特定的问题情境下。当有一个你热爱的东西、你迫切渴求的东西牵引着你、困惑着你、折磨着你、逼迫着你的时候,你才能非常高效地去学习,去不顾一切地掌握能够化解这个问题情境的任何可能的知识。刘未鹏学习心理学的时候,每天折磨着他的问题,是到底怎样才能正确地思考;陈星汉学习心理学的时候,折磨他的,是怎样才能创造一款与众不同的伟大游戏;张小龙学习心理学的时候,折磨他的,是怎样才能打造一款征服世间男女的微信。

这种学习的威力,不仅由于其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动机,更是由于它在你和你想学的知识之间构建了一种强有力的关联。知识的本质就是相互关联的事实,学习的本质就是理解和创造关联。在你学习的时候,你应该清楚的意识到,这些知识和你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它们能怎样地推动你,帮助你获得真正的智慧,或者解决真正的问题。

但是在太多人的眼里,学习就是记忆,你以为记住你所读过的东西,你就拥有了它们。但这种拥有,并不意味着掌握,并不意味着你能够化用它们,更不用说成为你智慧的一部分,甚至这样的记忆本身也是脆弱的,很容易消退。

说到常识,也就是最基本的知识,最「科学高效」的方法,也是在问题情境下去学习。比如,当你想买车的时候,你在几天之内对汽车常识的掌握可能比之前几年的积累都要多;当你准备装修房子的时候,你对建筑材料、室内设计的了解也会突飞猛进;当你手里终于有了点闲钱,准备寻找投资渠道,开始理财的时候,你的金融知识一定会立马多了起来;当你下定决心去追一个艺术系女孩的时候,你的枕边一定放满了大部头的艺术史著作甚至名家画册……

那么你怎么学到很多很多领域的常识呢?正常的方法,就是丰富你的生活和经历,去拓展你的爱好,去迎接各种人生的挑战,而不是每天宅在屋子里打游戏。你的经历和挑战越多,你的常识就越多,你的知识和智慧就越丰盈,你的人生也就越有意义。

变态一点的方法,就是创造一个特殊的问题情境,逼迫着你去学习。比如让你在三个月内编一本名为《常识》的教材给高中生。写书的过程会强迫你做更深入和全面地思考,在材料的搜集、理解、取舍、组织的过程中,你才会非常扎实地去掌握这些知识。

最后,好像有人提示,你是为了考公务员而问了这个问题。那么,让我想象一下,一个好的问题情境是什么样。断然不是考上公务员本身,这个情境只给你压力,却无法给你启示和牵引;而应该是,「要想成为一名优秀、有为的政治人物,我必须拥有什么样的知识?」这让我不由想起杨照在《故事照亮未来》一书中的一篇文章《政治家的教育》,里面有这样几段话——

这是最清楚也最明白的道理,告诉我们为什么专家的教育养成,不能狭窄专注,而该宽广博大。尤其是政治人才的养成,更是如此。政治不能被视为一门专门的学科,不能用政治学或法律知识培养政治人才。道理很简单:政治学与法律,是现实当下的知识,可是政治领袖,却必须面对各种未来变量。

光是等政治人才能培养到领袖层级,现实就已经变动不一样了。更何况众人之事集合累积的变量变化更多更快。国家的状况随时可能被从原有的轨道抛离开来,就像威特拉维斯反复讲的“海难”般的情境。没有以前既成的条件可供依循,那怎么办?

只好靠更深更广的知识与能力,一种综合性的智慧。这种智慧不可能从狭窄的专门训练中取得,必须更根本地理解世界事物之所以然,也就是回到哲学、文学、音乐,乃至医学、天文学的总和思考里。

《财富》(中文版);财富中文网;英文《FORTUNE》杂志内容;创业资讯;世界500强;全球最受赞赏公司;中国上市公司100强;CEO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