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周刊 FORTUNE
把握时代脉搏-聚合财富资源-财富中文网-中国商界精英
微信:caifuzk

田溯宁的云端投资术

最近一则 “Evernote宣布接受中国宽带产业基金(CBC Capital)领投的7000万美元的投资”的新闻,把田溯宁又一次推上了互联网前台。毕竟,这是一家引人瞩目的、目前估值已达10亿美金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在此前宽带资本的投资中,像这样的纯粹以创新与技术驱动的明星项目极少。

田溯宁继续他的大手笔。

Evernote宣布融资几天后,田溯宁前往内蒙古首府呼和浩特。报载,宽带资本将在此投资81.5亿元。这是宽带资本成立以来在云计算领域的最大规模投资,宽带资本将在这建设云数据中心。(不过笔者没有搞懂的是,宽带资本去年年中的数据是旗下两期美元基金、一期人民币基金,管理资金总量超7亿美金,现在怎么突然一个项目就投80亿元人民币?)

2006年离开网通集团后,田溯宁创办了中国宽带产业基金(CBC)。一年之后,他在硅谷发现了“云计算”的概念与趋势,继而果断决定要像当年成为“宽带”的吹鼓手一样,要在中国成为“云”的旗手。
田溯宁曾经受媒体采访时所说:“在我们看来,电信、媒体、IT和互联网这四大行业正呈现出融合的趋势,而这种融合的基础就是宽带。CBC的使命,就是在四个产业的融合过程中,成为推动者、沟通者和协调者。在投资互联网和媒体时,带入我们对电信的理解;在投资电信行业时,带入我们对媒体和互联网的理解;在投资受监管行业时,带入我们与政府交流的经验……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数字生态系统”。

这些表述显露出田溯宁浓厚的高举高打、在政商中外几界游刃有余的风格与色彩。

这是田既往背景、经历经验赋予他的独特优势。比如,宽带资本旗下的人民币基金——诚柏基金能拿到社保基金5亿元人民币。

这是一支颇具中国特色、又长着国际面孔(宽带资本官网的默认语言是英文)的VC。

但是它的商业成绩如何呢?

我们来审视一下宽带资本(出资方包括中信资本、中国网通、电讯盈科、WPP等)在过去几年的投资策略和具体案例。通过这种审视,我们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田溯宁领导的宽带基金,擅长袖善舞、擅帮助被投公司取得其他同类企业获取不到的位势优势,却不擅推动被投公司在创新方面持续精进。另外,田本人与宽带资本对具体项目的商业眼光与判断力,也并未从目前的案例中得到证明,目前为止,还看不到有巨大成功的退出案例。

据宽带资本官网披露的情况,在创立以来的6年时间里,宽带资本投资了包括聚友网络、东方新媒体、第7媒体(航空媒体)、华亿新媒体、热波传媒、3G门户、友友天宇等27个项目。

在这27个项目里,有时光网等少数项目,据网上某些资料显示,宽带资本已实现退出;27个项目里,仅有一家上市公司——华亿新媒体,而它并非在宽带资本投资下实现的IPO,是宽带资本在2007年、2008年改组的一家上市公司(由董平创立,2005年借壳在港上市)。

2010年4月,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田溯宁称,预计未来6-12个月,旗下两家被投公司将分别在美国纳斯达克(NASDAQ)和香港完成上市。
其中一家,应该是2011年4月登陆纳斯达克的世纪互联((Nasdaq:VNET)。这是一家连续几年皆处于亏损状态的公司,上市14天后,跌破发价价。
其它上市信息迄今未见更新。

笔者大致把宽带资本的投资行为归纳为以下几类:

1、 国际巨头进入中国市场的拐棍

田溯宁在主政网通所累计的人脉,以及对中国政商关系娴熟的把握,是国际传媒与互联网巨头了解中国、进入中国的最好途径。
投资聚友网络(运营 MySpace中国业务,此公司为与新闻集团合资,由默多克的太太邓文迪、田溯宁等担任董事)、与黑莓基金合资建立1个亿的美元基金,帮助新闻集团曲线进入中国广电系统、以及最近7000万美金领投Evernote等都是宽带资本在这方面的典型案例。

据媒体报道:

不少市场分析人士认为,Evernote选择中国宽带基金的投资,很大程度上是看中了田溯宁的“红色”背景。“CBC帮助我们了解中国,为我们考虑了很多问题,是一个很好的咨询者。”(Evernote CEO)Phil Libin对CBC饱含赞扬。

但是,田溯宁虽能够帮助这些公司快速进入中国,但看上去他并不具备帮助这些公司落地生根的能力。此前与新闻集团合作的聚友网络已陷入僵局即是一个例证,这对田溯宁对接东西方的策略是一个严重打击。

2、 在广电系统、国有传媒等政策性强、受高度监管行业里的合资与投资

田溯宁对广电系统、国有传媒大企业等处于国有垄断地位的公司有浓厚的兴趣,当然他也有找到机会与缝隙进行投资的能力,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从董平手里接盘了华亿新媒体(旅游卫视广告总代理,这是CBC首次出手控制的一家电视媒体平台)、投资新闻集团星空卫视系的李岱所创办的热波传媒(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卫视台进行内容改造,打造成国内第一个音乐电视台)、东方新媒体(上海文广旗下从事移动流媒体和互动增值服务的移动传媒运营商,拥有中国第一张手机电视全国集成运营牌照)、无限讯奇(运营中国移动12580平台的公司,在财新传媒记者赵何娟所著《天下有贼》的书中有关于此公司的部分)、还有欢网科技(运营智能电视相关业务的公司)等。

遗憾的是,田溯宁虽能够抓住政策性强、受监管行业里的投资机会,但不具备利用今天的地位形成明天优势的能力。他倚赖着深厚的政商关系,但他忽视了在这些半封闭行业里进行市场化创新的难度,在进入后前行破冰的路上遇到了非常多障碍。据了解,上述所投公司现在都面临一些难以逾越的问题:华亿传媒(00419.HK)现在股价仅为港币8分钱;热波传媒一度经营的兵团卫视(音乐台)因为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电系统产生摩擦已经停止合作,该项目与最初的设想有巨大落差;无限讯奇因中国移动内部调整也与当时的价值产生落差。

3、 跟投市场化项目(尤其是在B轮以后跟投),以及近期与云有关的投资

田溯宁是个理想主义者,好从大处着眼,且喜欢血统高贵(比如国际巨头的中国子公司,或者具有垄断资源等)的项目,所以投资和领投的项目都是上述1、2类的企业。
宽带资本投过的一些市场化项目例如东方风行、秒针网络等都是在B轮后跟投,只有3G门户是宽带资本在第3轮领投,并由田该公司出任董事。
在云计算方面,田溯宁和宽带资本着力很多,此前与北京市政府合作成立云基地,之后还会陆续在上海,广州、呼和浩特等城市建立云基地,并依托于此投资了10几家与云相关的企业。但目前还看不到有实质性进展。

根据上述归纳,从田溯宁和宽带资本投资与参与投资的这些公司来看,我们发现他的投资理念与投资脉络,相当一部分都体现出权力与资本结合所形成的乘法效应(注意哦,我这里所说的权力与资本的结合并不是权钱交易、或寻租等,而是如田溯宁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表述的,由于他对中国政商环境和大型国有企业的了解,他可以在政策性强、以及监管型行业里找到机会,在偏计划经济的体系里找到市场经济的解决方案等)。

目前为止,田溯宁和宽带资本还缺少一点运气,这导致了他虽然总能找到令其他VC垂涎的好机会、但最终的成绩却差强人意。

但真的是运气问题吗?我们需要换个角度想,那些看起来漂亮光鲜、高举高打的、带有一定垄断与政策优势的项目,是不是本来就不具备扎到土里面狠狠生长的市场基因与创新基因呢?

如果是这样,那么,田溯宁与宽带资本在追求、支持与哺育的,是什么样的创新?

《财富》(中文版);财富中文网;英文《FORTUNE》杂志内容;创业资讯;世界500强;全球最受赞赏公司;中国上市公司100强;CEO视频。